一柱遗风与感恩节-罗氏厚壑公传

    中华罗氏网 2012年10月5日 罗厚崇罗厚青


      湖北省阳新县中罗村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,却有一个铭刻人心的日子紧紧地和它的名字连在一起,至使方圆上百里的各大姓亲邻都闻名。这就是农历八月廿四日——感恩节。
一年一度的八月廿四日,是中罗罗姓族人最忙碌、最隆重的节日。方圆百里的各姓亲戚朋友都来中罗过廿四。而中罗人则从八月廿一日就开始忙碌了。杀猪宰羊、买菜打粑,准备招待各姓亲戚朋友。玩灯舞狮子,唱戏放电影,庆祝祖先流传的感恩节。大人们喜笑颜开迎宾朋,小孩子心花怒放看热闹。真是几天几夜灯不熄、人不眠、席不散,欢声笑语不间断。其隆重热烈的程度是任何一个节日都无法比拟的。
中罗八月廿四,可谓源远流长,算来已有六百多年历史了。这个感恩节是怎么来的,说来还有一段感人肺腑的动人故事。
据柏林堂罗氏宗谱卷二珠公派下总系三十二页记载:十四世纪六十年代元末明初的时候,连年战争,社会动乱,元兵星散与地方恶徒相互勾结,横行乡里,残害百姓,杀人夺妻,无恶不作。企生公廿九世孙舜禄,字衡远,见此非常痛恨,深恨自已一介书生,无力搏斗,乃作歌讽喻恶人,规劝改良。结果适得其反,激怒恶徒,要抄杀满门。衡远公闻讯连夜出逃,恶徒舍命追杀。来到长江边,前有滔滔江水,浪高流急,无舟可渡;后有汹汹仇家,穷追不舍,危在咫尺。公仰天大哭:“孟郊公一生忠良,子孙何世作孽,遭此大难,吾必亡矣!”言罢,昏阙于地。公忽感有一慈眉长须老者猛推曰:“汝可搭芦过江。”衡远公醒来果见一捆芦柴浮在江边,连忙扑上去,一阵东南风连人带芦飘至长江北岸。公上岸漫走,驻足一大庄院,原来是江北蓝氏员外家。于是公便在蓝员外家做长工。一日,公见蓝氏神龛上有一神像极象江边梦中老者,暗中打听,方知是蓝氏家祖神像,八月廿四日是他生日。公心中暗暗许愿:来日定当将恩祖神像供于中堂,勤上香火,世代供奉,报答深恩!衡远公在此吃苦耐劳,忠厚勤快,渐得员外信赖。一天,公担粪回来,见蓝家小公子在忧闷流泪,忙问其故,小公子说塾师外出访友,留个题做文章,题深难做,交不出文章,恐受塾师严责。公接过命题一看,并不觉难,就坐在挑粪扁担上一挥而就,为公子做好文章。塾师访友归来,取过文章一看,知不是公子所做,便追问是何人代笔,蓝公子不敢隐瞒,说是家里罗氏长工坐在扁担上代做。塾师当即向蓝员外辞馆,说是罗氏长工学识比老朽高得多,可以请他做书馆先生,课教公子读书,来日定可金榜题名。员外即听先生所言,诚请衡远公在家坐馆课教公子。公本是乡试秀才,资颖甚高,过目成诵,人以“五经先生”称之,坐馆教书,自是材尽其用。蓝公子学业日进,蓝员外对公推崇备至,不觉有年,以小姐相许,并为之置备了丰厚妆奁,尤其是农家应用器具一样不缺:石水缸、石水井、石磨、石磙,都是石料精制,至今保存完好。小姐出嫁,光妆奁就装满两大船。临行,公请迎龛堂神像,并将江边遇难、神像托梦相救一事述说了一遍,并言:“无恩祖则无衡远之今日,衡远世代宗裔必将虔诚供奉恩祖神像,报答恩祖再生之德,望泰山成全!”蓝员外见公感恩心诚,便欣然应允。
公捧神像,乘装满妆奁的船只下武穴,渡长江,过富池,进富河,一路逆流而上来到故居中罗。老屋已成一片废墟,唯有一根中堂屋柱经历了多年风风雨雨,仍屹然矗立於中堂。公感慨万千,却又信心十足,就凭一根砥柱中梁,衡远公与蓝氏太婆进行艰苦卓绝的劫后复兴,广置田产,重建家园。汉壑公开基的朝阳罗姓故居,至此得以光复和巩固。每年八月廿四,公便广请亲朋好友,到家置酒纪念恩祖生日,铭记恩祖救命之恩。
四维皆得地,一柱独擎天。
岁月悠悠,此情悠悠,六百余年,亘古延续。中罗族人万千儿孙,祖祖辈辈,代代相传,谁也不曾忘记先祖遗训。恩祖之恩虽未报之涌泉,却也刻骨铭心。用这一特定的日子来纪念、敬奉祖先所产生的效应,以及它所带来的凝聚力与向心力,是我族人爱家依族、团结爱国的力量源泉。
八月廿四,在人类历史的岁月中是一个普通的日子,但在中罗族人中却是刻骨铭心、代代不忘的神圣节日。它远远超出了普普通通文化纪念日的内涵,蕴含有极其丰富的思想内涵和高尚的精神风韵。她是罗姓“以祖宗之心为心”大则的具体体现,衡远公作为复兴中罗的一世祖,他忠厚质直,知恩必报,智慧勤劳,执着坚贞,为世代相传。时至今日,历经六百余年,始终不渝,并将延续久远;她是罗姓“以孝为本”深层内蕴的显现。而通过这个特定节日来聚庆、怀念、敬奉祖先,恐怕在诸家百姓中并不多见;她是罗姓“爱家依族,团结爱国”这一家风的最好表现!
一柱遗风,正是中罗族人子孙沿着祖先独柱擎天、不屈不挠的艰苦创业之路繁衍不息,奋斗不止,林立于百姓之中;感恩节又是中罗族人子孙敦从祖训、忠厚质直、知恩必报的罗姓门风展现。两者共同奏响了以孝为本、爱家依族、团结爱国的美妙乐章,直至垂延久远……

衡远公十八世孙厚崇 厚青收集撰文
二OO三年秋



分享按钮>>【文化古迹】黄氏家庙遗据录
>>清光绪皇帝时东阁大学士、理财专家“救时宰相”阎敬铭